<span id="j1pjf"><dl id="j1pjf"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pjf"><dl id="j1pjf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pjf"><i id="j1pjf"><del id="j1pjf"></del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j1pjf"><dl id="j1pjf"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pjf"><i id="j1pjf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j1pjf"></span>
<cite id="j1pjf"><i id="j1pjf"><cite id="j1pjf"></cite></i></cite><strike id="j1pjf"><video id="j1pjf"></video></strike>
<ruby id="j1pjf"><dl id="j1pjf"></dl></ruby>
<span id="j1pjf"></span>
<th id="j1pjf"><i id="j1pjf">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</i></th>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
《中國食品工業》主辦

中國食品新聞網

2024,葡萄酒業的風往哪吹?

2024-03-12 10:42:20來源: 華夏酒業新聞網

對于葡萄酒行業來說,2023年是不平靜的一年,通脹壓力迫使消費者減少飲酒,多年來表現亮眼的精品葡萄酒市場也急劇放緩。

但這些只是反映了經濟狀況,而正在出現的更深層次的趨勢可能會顛覆葡萄酒世界。美國葡萄酒雜志《The Drop》的執行主編Felicity Carter為我們揭示了2024年葡萄酒行業的七大趨勢。

酒種“邊界”瓦解

有跡象表明,消費者尤其是年輕人,不再認為自己是“葡萄酒飲用者”“啤酒飲用者”或“雞尾酒飲用者”。美國Feel Goods公司的分析師Bryan Roth表示,商品類別之間的界限正在變得模糊。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訪中舉了一個例子:“現在,我們正在談論喝一家啤酒廠生產的一種不含酒精的手工蘇打水?!彼a充說,“沒有人關心你的發酵原料?!边@意味著,消費者不太關心他們喝的是啤酒還是葡萄酒,他們只關心它味道怎么樣。

在過去的25年里,隨著消費品牌試圖通過增加品種來獲得市場份額,口味的選擇激增,比如薯片,它從之前的少數幾種經典口味發展到現在的數百種不同的口味。   

在過去的十年里,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葡萄酒行業,生產商在雪利、威士忌和波本威士忌酒桶中發酵紅葡萄酒。短期內還出現了香料葡萄酒的趨勢,葡萄酒大師Liz Thach在《福布斯》雜志撰文稱,Stella Rosa已經成功推出了香料葡萄酒。尼爾森數據顯示,Stella Rosa菠蘿辣椒葡萄酒成為美國年度最暢銷的葡萄酒新品。

對于大多數葡萄酒生產商來說,在葡萄酒中添加水果或香料是一件令人厭惡的事情。但在手工釀造方面,葡萄和水果“共發酵”的方式越來越多,隨著“邊界模糊”的葡萄酒變得越來越有利可圖,預計會有更多這樣的葡萄酒出現。

罐裝葡萄酒流行

“邊界”不僅在類別之間變得模糊,在不同場合之間也同樣如此。過去,體育運動意味著啤酒,晚餐意味著葡萄酒,但這種情況正在改變,尤其是在年輕的飲酒者中,他們正在積極尋找罐裝飲品,以適應不同的場合——無論是罐裝雞尾酒、無酒精啤酒還是葡萄酒。

根據Grand View Research的數據,到2028年,全球罐裝葡萄酒市場將以12.3%的復合增長率增長,市場規模將達到5.718億美元或更多。該報告稱,這是由消費者對“方便、便攜和單杯飲品需求的不斷增長”推動的。

2019年,Sarah Hoffman和Kendra Kawala在美國共同創立了罐裝葡萄酒品牌Maker Wine,在直銷平臺DtC上擁有4萬名熱情的粉絲。自推出以來,該公司的總銷售額已超過500萬美元,2023年銷售了35萬多罐,是罐裝葡萄酒的頭號線上零售商。 

為了吸引新的葡萄酒受眾,生產商應該考慮罐裝葡萄酒。

擁抱低度和無酒精

沒有人會對近年來低度和無酒精飲品的急劇增長感到驚訝,尤其是在美國、英國、德國、西班牙和法國等關鍵市場,以及澳大利亞和日本。

根據IWSR的數據,無酒精和低酒精類別的銷售額已經達到110億美元,預計到2032年將超過240億美元。

這種趨勢在一些專門經營無酒精飲料的知名零售商中得到了體現:荷蘭的Nix & Nix、美國的Boisson和英國的蘇打水俱樂部( Club Soda),均報稱不含酒精的葡萄酒是其最受歡迎的產品之一。

大型酒類公司非??隙?,無醇是未來的發展方向,因此,他們正在大力投資。 

紅葡萄酒“變白”

Meininger 's2023年報道稱,法國羅訥河谷產區設定了一個目標,將其形象從紅葡萄酒產區轉變為主要的白葡萄酒產區。

不僅是羅訥河谷產區,許多以紅葡萄酒為主的產區都在紛紛“變白”。原因很簡單——隨著消費者追求更新鮮的風格,尤其是白葡萄酒和起泡酒的需求增加,紅葡萄酒的消費量正在下降。在法國,紅葡萄酒的消費量在過去十年里下降了32%。

根據Fact關于全球白葡萄酒市場的一份報告,到2022年底,全球白葡萄酒的銷售額增長了近5%,總價值達到390億美元。其分析師表示,市場將繼續擴大,到2033年底將達到670億美元左右。

混釀“不拘一格” 

當Dave Phinney在2000年推出他的混釀紅葡萄酒The Prisoner(意為“囚犯”)時,他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創造了一種全新的葡萄酒類型。

Dave有著神奇的葡萄酒混調能力,勇于突破框架,尋找新的香氣與口感。他的成名作The Prisoner就是以仙粉黛(Zinfandel)為主,混了赤霞球(Cabernet Sauvignon)、小西拉(Petite Sirah)、西拉(Syrah)以及沙幫樂(Charbono)。這款酒充滿個性、風味誘人,一炮打響。

而在那之前,“混釀紅葡萄酒”通常指的是特定地區的混釀。比如波爾多的赤霞珠(Cabernet Sauvignon)、美樂(Merlot)和品麗珠(Cabernet Franc)。

大型葡萄酒公司意識到,這種新風格在千禧一代男性中很受歡迎。同樣吸引人的是,任何紅葡萄品種都可以混釀在一起,而不必遵守嚴格的地區規則。

隨后轟動一時的作品是嘉露(Gallo)的Apothic,接著是富邑酒業(Treasury Wine Estate)的《19宗罪(19 Crimes)》,后來又出現了在波本桶中發酵的紅葡萄酒,賦予酒煙熏味,意欲吸引威士忌愛好者的嘗試。這一策略奏效了,在谷歌輸入“波本桶葡萄酒”,就會彈出幾十款這樣的酒——而且,它們的售價都相對較高。

Ciatti Europe的總監Florian Ceschi稱這些葡萄酒“口感更強勁、更濃烈”,并表示它們仍在蓬勃發展:“這是目前很能賺錢的類別?!?/span>

葡萄酒旅游或“意不在酒”

《好主婦(Good Housekeeping)》雜志報道稱,以美食和葡萄酒為主題預訂參觀的游客增加了70%,并預測到2024年,游客將把美食和葡萄酒作為首選。

歐睿預測,旅行和旅游業的增長速度將超過全球經濟,盡管增速將低于2023年?!半S著‘報復性旅行’的狂熱消退,以及不斷上漲的價格逐漸侵蝕消費者的旅行欲望,預計2024年的增長速度將放緩至16%?!?/span>

矛盾的是,目前,兩種主要的葡萄酒趨勢正在相互沖突。有來自葡萄酒產區的報道稱,越來越多的“非飲酒者”來到這里,他們想了解葡萄酒,聽聽它是如何釀造的,但實際上并不想喝。

健康風潮大行其道

“一月戒酒”又來了,報名戒酒的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。去年,高達15%的美國成年人承諾在這個月不喝酒,盡管沒有記錄顯示有多少人真正做到了。

正如Meininger 's雜志所報道的那樣,世界衛生組織一直在不斷地宣傳酒精的危害,而消費者的回應是減少飲酒量,或者干脆戒酒,這已經對葡萄酒貿易產生了巨大的影響。

毫無疑問,這是目前葡萄酒界面臨的頭號問題,而且似乎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。關于葡萄酒和健康的研究非常微妙和復雜,它不容易轉化為媒體的言論。

葡萄酒行業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任何時候都樹立適度消費的榜樣,在酒窖和消費者品酒會上盡可能提供理想的餐酒搭配。

然后就是等待。短期內,情況可能會變得更加艱難,但也要相信,葡萄酒在歷史長河里一直是人類文明的一部分,那么,它必然有著長久和深遠的意義。




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食品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,僅供網友學習參考使用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。著作權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無意侵犯版權,如有內容、版權和其他相關問題,請速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盡快處理。

0
0

我來說兩句

影音先锋无码资源专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