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j1pjf"><dl id="j1pjf"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pjf"><dl id="j1pjf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pjf"><i id="j1pjf"><del id="j1pjf"></del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j1pjf"><dl id="j1pjf"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1pjf"><i id="j1pjf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j1pjf"></span>
<cite id="j1pjf"><i id="j1pjf"><cite id="j1pjf"></cite></i></cite><strike id="j1pjf"><video id="j1pjf"></video></strike>
<ruby id="j1pjf"><dl id="j1pjf"></dl></ruby>
<span id="j1pjf"></span>
<th id="j1pjf"><i id="j1pjf">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</i></th><strike id="j1pjf"></strike>
《中國食品工業》主辦

中國食品新聞網

“挑釁折耳根的北方人,已經進醫院了”

2024-03-12 10:15:12來源: 槽值

“春天到了,又到了人們躁動的季節?!?/strong>

最近一段時間,各大社交平臺氛圍熱烈,各種旅游話題層出不窮。

山東人不是爬泰山就是吃燒烤,廣西人時刻準備著歡慶三月三,西安的朋友歡聚不夜城……

直惹得人們心癢難耐:建議全國普及,否則這個城市將會增加一個患上紅眼病的人。

圖源:微博


當然,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。


有地方的出圈活動讓人羨慕嫉妒恨,就會有地方的固定節目,讓人退避三舍,直接擺手表示:


謝謝,不必,婉拒了哈。



比如,傳說中的云貴川渝“西南F4”。


天氣漸暖,萬物復蘇,隨著氣溫飆升,西南朋友們對折耳根的熱情也蠢蠢欲動,為愛寫詩——


“折耳根,西南人的生命之火,欲望之光?!?/strong>


“折耳根,透過寒冷散發春意的頭道原香,來自大自然的饋贈?!?/span>


圖源:圖蟲創意


盡管折耳根早已聲名在外,但這世上總不會缺少沒吃過折耳根的人。


于是,每當有人被西南朋友們“折耳根,只有一次和無數次”等描述感染,選擇閉眼入時,現實總會給他們致命一擊——


“我宣布,所有盲目相信折耳根的人,結局終將逃不過被折耳根暗殺?!?/strong>


事后想起來都會心有余悸的程度/圖源:微博評論區


01

折耳根,

擊敗全國80%的人?


折耳根,別名魚腥草,花名“川渝的吶喊”,諢名“食物的終點”。


風評無限接近香菜,但又遠遠高于香菜。


喜歡它的人,對它瘋狂上癮;不喜歡的人,只覺得“無限接近死亡”,感受到生命的真諦。


對它上癮的人,往往僅限于西南地區的朋友。


折耳根相關話題播放量已達28.5億,背后隱藏無數被“創”的傷心人/圖源:飛瓜數據


折耳根到底什么味兒?


據吃過的人評價,折耳根的味道,集人類難以忍受的味道于一身:


腥,臭,苦,不一而足。


圖源:小紅書


隨著咀嚼動作的進行,它的味道被無限放大。


尤其如果是第一次嘗試,它可能會讓你開始懷疑人生的意義:我是誰,我是不是掉魚缸里了?


也可能讓人對恐懼的感覺逐漸具體:800年沒換過水,還泡過死魚的魚缸味兒,開始在嘴里、鼻腔里蔓延。


傳說中,根據做法的不同,折耳根的味道還會發生質的轉變。


涼拌折耳根,取少許新鮮的折耳根,加上醬油、辣椒油、香油、糖、克花椒油適量……


你就會得到一盤美味菜肴,別名:“誰把泥鰍和香菜搗成泥塞我嘴里了?”


圖源:四川觀察


折耳根泡水,取新鮮折耳根若干,加水煮制五分鐘后取出,然后再加水,煮制五分鐘。


你就會得到一杯獨家飲品,又叫:“為什么感覺有股狗兒?”


綜藝中,孟子義等嘉賓品嘗折耳根水后評價:一股狗味兒。網友:差點以為是胡說的……


看過關于折耳根的評價,會發現再離譜的話,在這里都是毛毛雨。


“走過南,闖過北,北京豆汁兒灌過肚,鯡魚罐頭下過嘴?!?/strong>


可就是在折耳根面前輸得一敗涂地。


圖源:b站


其實,折耳根也不是完全沒有可取之處。


在激發人類的哲學思考能力方面,折耳根,就在蔬菜界一騎絕塵。


“倒是不必吐出來,但也沒必要咽下去,完全沒必要吃進去?!?/strong>



除了難聞和難吃,折耳根還有一大殺器:味道能停留在嘴中久久不散。


盒馬app中對折耳根的描述是這樣的——


從苦澀到酸脆再到回甜,微辛回甘。



估計任何一個除云貴川外嘗過折耳根的朋友,都會忍不住吐槽:


在說啥???


圖源:《精武門》


關于折耳根的味道,早有說法。


相傳越王勾踐素有“口臭”隱疾,難以去除,十分尷尬。


后來范蠡得知城北山上有種野草,叫做蕺(jí)菜,本身就有種臭味,就命令大家都吃它,大家都口臭,省得越王尷尬。


這里的蕺菜,正是折耳根,可見它那糟糕的味道有多么濃厚。


甚至需要搶救/圖源:《是很熟的味道》


也有說法是勾踐臥薪嘗膽、煉意勵志之時,帶領眾人擇蕺菜而食之,以充饑廢荒。


只是對討厭折耳根的朋友們來說:那都不那么重要了——


有人號稱自己“能吃的全炫嘴里”,但自從嘗到折耳根之后,這世上又多了一個挑食的人。


圖源:微博


還有人因為連續幾天被折耳根折磨,乃至于看到小蔥都出現了幻覺。



鮮花都有花語,如果蔬菜有菜語,折耳根的菜語大概是“yue(噦)”。


“折耳根yue也沒那么yue難吃啦yue!”/圖源:小紅書


不過,看起來人人喊打的折耳根,其實也有人愛得深沉——


面對人們列舉的折耳根的種種罪名,西南地區的朋友可能只想說:


您已被移出群聊,折耳根由我來守護。


02

噴香折耳根,

更適合西南寶寶體質


西南地區的朋友有多愛折耳根?從花樣繁多的做法中,就看得出來。


談起做法來,西南F4甚至可以開展一場辯論賽。


川渝孩子最愛的涼拌折耳根,做法看似簡單,但在年夜飯的飯桌上,它是重頭戲;


喜聞樂見的串串里,也少不了“折耳根牛肉”這道名品。


一桌子菜兩道折耳根,這得是啥家庭啊 / 圖源:小妹朋友圈


熱愛豆豉火鍋、豆米火鍋的貴州人民別出心裁,拋棄麻醬、香油這些常見的蘸料……


以香草、水豆豉、野薄荷、花生米等調制出獨特的蘸水,里面必不可少的,還是折耳根。


圖源:《尋味貴陽》


至于云南地區,則往往將臘肉和折耳根結合,做出一道新鮮的折耳根炒臘肉。


各種喜聞樂見的菜肴小吃,折耳根也必不可少。


比如狼牙土豆(炸洋芋)里,必須放折耳根,不放根本吃不下去。


圖源:b站


如果說這些日常的吃法,只是略顯含蓄表達著折耳根的重要性。


那么近來爆火的各種折耳根吃法,則在充分表明西南F4對折耳根愛得深沉。


折耳根閃電泡芙 / 圖源:微博@天眼新聞


比如,網上紅極一時的折耳根氣泡美式。


優雅的分層,漸變的配色,上方是海量折耳根,一口下去,回味悠長,川渝朋友試了都說好。


圖源:小紅書@颶風路,已獲授權


再比如,略帶小資情調,更符合年輕人口味的靈魂折耳根特調。


“折耳根兩段,青檸涂抹杯口,配上青檸、酸黃瓜、辣椒籽若干?!?/span>


它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:魚腥草花園。


圖源:微博@九肆酒館


有人開玩笑:鑒別一個貴州人,檢測下他血液中的折耳根濃度就知道了。


折耳根水了解一下/圖源:小紅書


當然,西南人對于折耳根的熱愛,從數字上可以更直觀地體現出來——


西南地區一年的折耳根消耗量,僅貴州一省就超過了20萬噸。


這里的折耳根老饕更表示:上街采買已經不能滿足需求。


他們更喜歡去鄉間地頭,“那里的野生折耳根,香氣更加充足”。



在西南地區,折耳根不僅是口味的嗜好,還影響著這里人們的“善惡觀”。


圖源:微博


如果一個朋友十分喜歡你,他大概率會選擇送你一套“折耳根全家?!?,以表誠意。


2020年初,四川向武漢捐贈的60噸蔬菜里,就有3噸折耳根


甚至,讓世界上每一個人都吃折耳根,是西南人民樸實無華的愿望。


最好還要生吞


并且有人已經實現了這個愿望……



而對西南人最大的恐嚇大概就是:對不起,你不能再吃折耳根了。


此前曾有報道稱,折耳根中含有致癌物馬兜鈴酸,不能再吃了。


圖源:澎湃新聞


此話一出,西南地區直接抖了一抖。


還好后來有澄清,對人體有害的馬兜鈴酸是馬兜鈴內酰胺-I。


但魚腥草中含有馬兜鈴內酰胺-BII、馬兜鈴內酰胺-AII和馬兜鈴內酰胺-FII(總0.016g/kg),未見含有馬兜鈴內酰胺-I報道。


一句話,適量吃,正常吃。


圖源:人民政協網


西南人民這才松了一口氣:終于可以安心地吃折耳根了,真是不容易啊。


03

折耳根,不需要被理解


這就是折耳根,讓人又愛又恨的折耳根。


正如北京的豆汁、安徽名菜臭鱖魚、廣西的酸筍一般,似乎每個地區都有些令人難以理解的味道,但在本地人眼中,它們是一等美味。


折耳根也正是如此。


最近的旅游熱中,有人提出疑問:不吃折耳根能去云貴川渝嗎?



對此西南人民往往也只是微微一笑:你不愛折耳根,那也是正常的。


眾所周知,很多人討厭香菜是基因使然——


科學家發現,人體內的“OR6A2”這一嗅覺基因,決定著人們對醛類化學成分的敏感程度。


而香菜葉中含有的40多種化合物中,醛類占比高達82%。


所以攜帶OR6A2基因的人,會敏銳地捕捉到香菜里醛類物質,自動成為“討厭香菜黨”。


折耳根同理/圖源:小妹評論區


類似的,人們討厭折耳根,除了單純的吃不慣,背后也有其生理原因。


折耳根中含有化學物質癸酰乙醛(又稱魚腥草素),這種物質是折耳根味道的本源。


部分人會對這種物質產生過敏反應。


輕則沒有食欲、在產生“干嚼魚鱗”的感覺;嚴重的還可能會出現反胃、惡心、干嘔等癥狀。


溫馨提示:一旦出現過敏癥狀要及時送醫哦


所以不必勉強,畢竟自古以來,無數人都無法招架住那奇異的味道。


《中國植物志》對折耳根的介紹,一上來便是四個大字,“腥臭草本”。


李時珍第一次發現折耳根時,因為被沖擊的太厲害,便直接取名為“魚腥草”。


要知道李時珍可是堅定的香菜黨,曾贊美香菜:胡荽(香菜)處處種之,冬春采之,香美可食。


不怪李時珍拉踩,在其他典籍中,它的名號還有豬鼻拱、臭菜等等,足見“惡名”不虛。


折耳根香菜千層,貴州提拉米蘇,喜歡折耳根的友友有福了 / 圖源:四川觀察。


一生愛美食的汪曾祺先生,更是在《五味》中直呼自己受不了折耳根。



當然,人們對于折耳根接受程度的差異背后,也有地域原因。


折耳根能吃,能入藥。


它清熱解毒、消腫療瘡、利尿除濕,對于西南地區的氣候來說,很是適合。


同時《本草綱目》也有提到:“散熱毒癰腫,瘡痔脫肛”。



而在那些物資匱乏的年代,好養活的野草野蔓,也是填飽肚子的一大來源。


到今天,適應了折耳根獨特的味道,西南菜譜之中,折耳根已經成為一大重要食材。


對于西南人民來說,折耳根是美食中的心頭好,更是一種獨特的文化烙印。


圖源:圖蟲創意


唐代詩人陸龜蒙在其思念家鄉的詩中稱贊:“至今思禿尾,無以代寒菹?!?/span>


其中的禿尾,就是鳙魚,而寒菹,則是涼拌折耳根。


“我知道,折耳根之神會保佑每一個出門在外的西南游子?!?/strong>


對于西南地區的人們來說,它是美食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,也是在外漂泊的游子忘不了的鄉愁。



“折耳根,一到春天遍坡生。外婆帶我挖根根,我是外婆乖孫孫?!?/strong>


童年時,折耳根是家常菜,也可以賣到鄉場集市,以增加收入;


到后來,折耳根成了遠行游子的必備菜,更多出現在輾轉難眠想家的夜里。



無論折耳根是網紅還是網黑,它永遠是西南人民的“命根子”。


在西南人看來,折耳根不需要被理解。


你只需要去感受,然后愛上它,或者被它征服。




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食品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,僅供網友學習參考使用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。著作權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無意侵犯版權,如有內容、版權和其他相關問題,請速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盡快處理。

0
0

我來說兩句

影音先锋无码资源专区